• Top
    首頁 > 正文

    敏捷與安全 在云端重塑產業新格局

    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將應用和數據從本地和私有云向公有云上進行遷移,同時在多個云端環境中運行混合應用程序生態系統。然而就在眾多企業紛紛“上云”的同時,如何有效保障數據安全,也成為了一個愈發突出和亟待解決的難題。
    發布時間:2021-09-07 14:50        來源:數字經濟雜志        作者:湯利敏 敏捷云科技全球市場總監

    宏觀不確定性帶動產業數字化,讓格局重塑變成可能
    2018-2020年,世界宏觀環境不確定性明顯增強。在這種外部環境之下,把握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融合發展的契機,推動制造業產業模式和企業形態根本性轉變,促進我國產業邁向全球價值鏈,數字化轉型是支撐深化改革、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必由之路。 
    2020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已達39.2萬億元,GDP占比約38.2%。第三產業的數字滲透率最高,約40.7%;其次是第二產業21%;最后是第一產業8.9%。實際上數字經濟的占比未來還將加速提升,而傳統制造產業和數字技術融合之后的板塊仍將占主導地位。
    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核心價值體現在內部優化以及外部創新兩個部分,可以帶來五點收益——集團風險控制能力加強、管理能力提升、業務流程優化、財務收益以及商業模式創新,而數字化轉型的必經之路是進行上云遷移。
    上云遷移數字重建,雙循環模式下從傳統走向世界
    吉峰農機是我國唯一一家農機流通行業上市公司,在全國有超過200家直營門店和近3000家鄉鎮經銷店,是國內農機流通領域的標桿企業。作為一家扎根在農村市場的傳統農機制造企業,早在2018年完成了云遷移的工作。負責吉峰上云遷移的公司是深圳敏捷云計算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核心團隊已經從事云計算行業超過10年,見證了上千個企業的上云轉型。公司CEO溫志良說到:“上云的門檻已經逐步降低,在云端新技術的應用正在驅使企業商業模式和運營方式發生改變,數字經濟時代里云服務和數據服務是未來趨勢,企業需要引入云架構及平臺化思想,建立創新敏捷的數字化生態環境,驅動并引領業務創新發展,同時以長期發展戰略來看,不可忽視的是云端的數據安全合規,以及內容分發的速度。”
    企業上云之后,云模式將各個分散業務應用的數據資源集中在一起,形成統一的數據資源池,為集中、高效的數據分析提供了可能,推動了企業數據架構由以前應用為中心的模式,向分析為中心的模式轉變。
    更多的制造企業在上云之后,在企業生產力與盈利能力方面得到了明顯的提升,同時建立以數據驅動、以客戶為中心的組織結構,或者通過連接產品、數字資產與人才,帶動新的商業模式創新。如三一集團,作為國內最大、全球前三的工程機械制造企業,在世界各地的超級工程里,都有三一設備的參與。而今的三一集團早已不是一家傳統的制造企業。自從將“數字化”列為集團戰略以來,就表現出驚人的決心,與國內大廠合作,積極進行數字化轉型。2019年,借助信息化紅利,三一集團的年銷售額超過了1000億元。
    當企業成長到一定規模,外部平臺的成本和穩定性都成了影響因素,三一集團開始有了搭建自主技術平臺的想法。通過與大廠合作,三一集團建成了數據中臺,涉及營銷、研發、計劃排產、生產執行、質量監控、商務采購、倉儲管理、客戶服務系統、融資債券、財務人事等12個業務環節。早在2018年,三一集團董事長梁穩根就曾表示,面對工程機械和制造業數字化浪潮,不能實現數字化升級肯定就“翻船”,轉型升級成功就會“翻身”。也就是在當時,三一集團就將旗下的三一重工的數據庫和一些OA系統上云,而這次上云的落地服務就是由敏捷云科技提供的。
    不管是吉峰農機還是三一重工,都積極的順應著數字化轉型的趨勢,引入云架構及平臺化思想,將各個分散業務的數據資源集中在一起,形成統一的數據資源池,為集中、高效的數據分析提供了可能,建立創新敏捷的數字化生態環境,從業務應用的角度到數據分析的角度進行了牽引,驅動并引領傳統制造業務創新發展。
    除了大型的制造企業緊密鑼鼓的開展這數字化轉型,其實中小企業的轉型進度也是不容忽視的,許多企業順應業務全球化的趨勢,直接從生產制造跳過IT化進程而進入到數字化階段,通過一些SAAS平臺的服務應用,借助上云,將業務遍布全球,已經走在雙循環的路徑之上。

    用敏捷服務迎接企業上云過程中的挑戰
    盡管遷移上云,進行數字化轉型是可見的趨勢,但是“數字化轉型”對于傳統企業建設而言,不僅僅要分析和考慮企業自身的狀況、數字化轉型實施環境和成熟度是否能接受或適應轉型,更是一種思維方式的轉型、甚至是對之前的認知的一種顛覆。在轉型過程中通常會遇到的是組織調整和技術屏障的挑戰,許多企業對于轉型的條件準備不夠充分,缺少數字化技能和人才,難以實現跨部門/跨團隊的系統,企業本身的文化導致其難以從內部組織架構上匹配數字化業務的轉型。
    對于技術方面的挑戰,上云的過程還需要敏捷的服務支撐來解決,類似敏捷云科技這樣的在云計算行業積累超過10年以上的公司,往往對于上云的技術支撐體系都相當完善,通常能將復雜上云的時間進行明顯的縮短,同時持續提供后續的技術支撐服務,當然在完成遷移的同時,還可以協助企業培養一批云人才。
    而在面對企業文化和組織架構的適應性挑戰時,需要企業具備自上而下改革的勁頭,企業發展的價值觀和戰略導向要從過去產能驅動型轉變為數據驅動,而企業決策者要在這其中起到引領者的作用。業務與信息技術之間存在的界限和“鴻溝”,需要通過成立新型的數字化組織進行填平,同時組織結構需要作為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推動者”,實現“融合創新”,重構企業的業務組合、協同方式和管理層級。
    數字化轉型對生產制造行業的各個部門影響不同,但總體而言,將企業商業活動的權利中心轉向了消費者手中,將價值從傳統企業轉移給了數字化消費品企業。新進入者能夠創造可盈利的服務,如支付處理、貨運物流和最后環節的交付等。數字化轉型對生產制造行業的整個價值鏈均產生了影響,包括與上游供應商整合數據、實現開放式創新、打造智能工廠、與“ 數字消費者” 互動,以及摒棄傳統的銷售模式等。

    云上數字安全和合規同樣不可忽視
    實際上除了傳統制造順勢進行數字化轉型,今天的海量數據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頻繁。據2021年IDC云數據存儲和基礎設施趨勢調查,47%的企業使用集中式云存儲架構。兩年后,這一數字將降至22%。相反,25%的受訪者目前擁有混合存儲體系結構(集中和邊緣位置的組合),這一數字將在兩年內升至47%。因此,數據越來越需要在邊緣進行實時處理,并傳輸到云端,以便通過計算密集型任務(如大型機器學習模型的訓練)從中提取更多價值。此外,企業數據量正以驚人的42%的年平均增長率呈指數級增長。
    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將應用和數據從本地和私有云向公有云上進行遷移,同時在多個云端環境中運行混合應用程序生態系統。然而就在眾多企業紛紛“上云”的同時,如何有效保障數據安全,也成為了一個愈發突出和亟待解決的難題。
    在近日召開的2021中國互聯網大會上,工信部提出將建立健全數據安全保護的管理機制和技術防護體系,切實把涉及國家安全和個人隱私的數據作為重點保護對象,嚴格數據資源的采集、存儲、流動和使用的各環節,確保數據安全。
    以敏捷云科技為代表的一些創新型云計算企業,已經開始通過完善數字安全、數字加密、數字合規等一系列的服務模塊,從技術和合規角度全方位打造數字安全的服務平臺,圍繞客戶數據流,全力打造從安全解決方案整合咨詢到SaaS平臺的自動化安全托管服務鏈條,從而推動數字安全的持續發展。

     

    專題訪談

    合作站點
    stat